当前位置: 主页 > 财经新闻 > 正文

公募基金管理规模盘点:既要“拼命” 也要“拼爹”

时间:2019-08-04

  京都双雄势微,银行系“子”凭“母”贵,深圳行业新三强格局初定。一个个行业故事背后,印证的是行业如今——既要团队拼命,也要看股东实力拼爹——的竞争格局。

  母公司的“伟力”

  来自天相的统计显示,在不包含联接基金的统计口径下,2016年,决定基金业规模最重要的因素是“股东”。所有具有强大股东背景的基金公司,规模和排名都处于稳中有升的状况。

  背靠蚂蚁金服的天弘基金,继续以8449.67亿元的公募基金管理规模领跑全行业。而天弘的管理规模中,8200亿来自配套蚂蚁金服支付宝的余额宝货币基金。这再次证明了大型互联网平台对人流、资金流的巨大吸引力。

  前十名中,四家银行系基金的卡位也“坚不可摧”。工商银行(601398)(601398,买入)旗下的工银瑞信基金以4600亿的管理规模稳坐第二位。建设银行(601939)(601939,买入)旗下的建信基金以3769亿的规模占据行业第六名,相比去年晋升一位。

  招商银行(600036)(600036,买入)旗下的招商基金和中国银行(601988)(601988,买入)旗下的中银基金的年度规模增量分别达到940亿和640亿元,两家基金公司的排名因此牢牢站住了行业第八名和第九名。尤其是招商基金,在股权调整为招商银行控股后,三年内规模连续高速增长,已经成为深圳基金业的“三强”之一。银行系基金的战斗力可见一斑

  老牌公司靠努力

  与依托母公司实力快速发展的银行系不同,久居行业前列的老牌基金公司2016年出现重要分化。一直领行业风气的京都双雄名次出现不同程度滑落,广州两强则一平一落,深圳的两家老牌公司重拾上升势头。

  本年度规模榜上最大的变化是,行业领军的华夏基金和嘉实基金出现位次下移。其中,华夏基金从去年末的第二名下降到行业第四名,嘉实基金从第五名回落到第十名。

  两者调整的轨迹不同,原因则类似,都是货币基金的战场上,战绩不如同行辉煌。其中,嘉实基金年末的货币基金规模在1300亿以上。这个规模和去年基本持平,但同行前十名的公司中,大多数规模都在1800亿以上。当然,这个状况可能与嘉实自身对于货币基金的风险判断和产品策略有关。

  华夏基金的名次回落有一定的偶然性。从前三季的状况看,华夏基金的整体规模和货币基金规模都不弱。不过,该公司四季度里,规模出现了较突然的下滑。天相统计显示,以管理总规模论,华夏基金四季度回撤了1200亿元以上。同期,华夏旗下的货币基金华夏现金的缩水规模还超过这个数字。

  与此相比,深圳的基金公司在2016年都有比较明显的起色,老牌公募南方基金的规模达到3811亿元,相比去年增长了836亿元,南方的名次则跃升三名进入行业前五。博时基金的年内增速达到了1700亿元以上,在老十家中,公司规模增速仅次于天弘,其排名也回升到了第七名。

  盈利还看投资能力

  当然,盘点总规模只是一个角度。对于基金业而言,规模中的含金量可能更加重要。

  所谓含金量,值得是剔除盈利微薄的基金品种(比如货币基金)外,基金公司常规主流品种的管理规模。这个规模决定了行业内公司的财力水平,也影响其后续发展的后劲。

  从这个角度看,目前行业内综合实力较强的大型基金公司包括易方达基金、博时基金、工银瑞信、华夏基金、嘉实基金、南方基金、招商基金、鹏华基金、中银基金和富国基金等。

  这其中,京都双雄华夏基金、嘉实基金,深圳三强南方基金、博时基金、招商基金,以及广州和上海的主流基金公司大部分入围。这也表明,历史上形成的部分公司的财务优势还在,2017年的行业排名战还有的打。

  如果再仔细点分拆,各家公司的规模发力点也各不相同。比如截至去年末,分级基金规模较大的是富国基金、鹏华基金和招商基金等公司,其中,富国基金的分级基金规模超过600亿元,依然是业内最大的。

  另一个非常有希望的战略性品种ETF基金中,华夏基金、易方达、华安基金、南方基金、华泰柏瑞基金、嘉实基金排名较为靠前,其中华夏基金的ETF规模达到了500亿以上,领袖全行业。

  总结来看,公募基金发展到今日,其的行业排名已经成为综合能力的较量。股东资源、市场策略、历史积淀和投资能力,共同构成了行业格局的四个重要影响因素。

  行业格局洗牌的大门已经开启,新锐的银行系基金和老牌的龙头公司之间的竞争在新的一年还将继续。